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原油价格高启对航运业影响几何?

来源:    编辑:编辑部    发布:2018/09/23 14:55:47

   自美国政府宣布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计划后,全球油价持续飙升,导致航运业燃油成本提高。近期,船用燃油价格的持续上涨极大地影响了班轮公司的经营环境,船用燃油价格较2017年同期高出50%。为应对船用燃油价格飞涨带来的成本压力,班轮公司纷纷征收紧急燃油附加费或上调运价。

 
  原油价格高启原因
 
  任何商品的价格都脱离不了自身的供需状况,原油也是如此,但原油的供需不仅仅受到新增产能、经济周期、技术革新等方面的影响,更是大国博弈、政治角力的结果。美国政府以伊朗为抓手搅动中东局势、美国国内减税基建拉动需求,都将推动原油价格进一步上涨,目前燃油价格较2017年同期提高100美元左右/吨。
 
  原油市场的供需状况是油价波动的首要动因。国际能源署(IEA)2017年出版的研究报告称,从2017年开始,原油的需求量超过供给量已基本成为常态。从美国的能源供给来看,数据显示美国的原油库存可用天数已经比2016-2017年大幅降低,从原来的30天以上,降低到了23天,而且天然气库存也降低到了5年来的最低点。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投资者信心不足。从2015年开始,由于油价大跌,导致很多区域的能源投资降低了30%-40%。这个情况一直延续到现在,上述投资周期决定了今后几年将会是一个原油生产的断层期。即使各大能源公司从2019年开始大举增加资本项目投入,其产能也需要到2020年以后才有可能上升。而投资在生产技术上的投资回报周期将更长,这势必会延缓原油产出的市场结果。
 
  原油价格的波动也受到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虽然在美国的能源革命后,导致传统意义上原油的地缘政治风险溢价大幅降低,甚至有学者认为在2014-2017年原油熊市期间,中东的风险溢价基本上消失为零。但是愈演愈烈的地区冲突,尤其是在伊拉克南部盛产石油的巴士拉地区的紧张局势升级,以及美国对外制裁手段的越发强硬,使得该风险又开始增加,风险溢价的可能性又开始增大。普遍的观点认为,为了平衡地缘政治的风险,原油价格中大约20-30美元来自于中东地区不稳定的地缘政治因素的风险溢价。
 
  航运业“几家欢喜几家愁”
 
  对于以燃油为主要成本的航运企业而言,油价上涨通常不是好事。燃料在航运企业的总成本中所占的比例通常在40%-50%,高油价时代曾一度达到72%,因此国际能源市场的价格波动对航运企业业绩的影响会非常明显。
 
  低油价不仅能有效降低航运企业的经营成本,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全球经济增长,提升全球贸易运输需求,进而为航运企业创造新的市场。从航运业的特点和国际能源、航运市场的供求关系变化分析,国际航运与油价通常会呈现负相关关系,油价上涨很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航运业的复苏。
 
  未来油价上升将使国际能源市场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从历史上来看,每一次油价上涨都会对国际油运市场造成明显冲击。一方面,高油价将直接抑制全球能源贸易,油运需求减少,进而引发油运市场运力过剩,运价下跌;另一方面,油价上涨将直接导致油运企业经营成本上升。自2014年年底油价暴跌开始的油运“黄金时代”很可能随着本轮油价的上涨而暂告一段落。然而,油价上涨将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以LNG为代表的新能源与传统燃油间的价格差距,刺激以LNG为代表的新能源贸易,进而促进LNG运输业务的繁荣。未来,气体运输市场很可能逐步取代油运市场,成为国际航运市场上新的增长点。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油价上涨对于自2008年起就饱受运力过剩之苦的散运市场而言影响似乎并不明显。由于与油轮和集装箱船相比,散货船在运输相同重量货物时所消耗的燃油是最少的,因此未来国际油价温和上涨对散运市场的影响将非常有限。其变化仍取决于供求关系,在运力过剩现象没有实质性改变前,散运市场难有起色。
 
  油价回暖对国际集运市场而言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通常载箱量在4 000TEU左右的集装箱船每天消耗燃油高达140-150吨,而载重量与之相似的散货船只有30吨左右,油轮也只有35吨,差距有5倍之多。如果只考虑燃油成本,相对散运市场和油运市场,集运市场对油价的变化无疑更为敏感。进入2012年后,一些有远见的船东开始选择降速增效船型,减少船舶营运过程中的油耗。从后续经营实践来看,降速无疑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对于选择低速船型的船东而言,油价的回暖将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企业的综合竞争力;对于坚持高速船型设计方案的企业而言,燃油成本提升必将导致企业未来的经营雪上加霜。
 
  作为最重要的工业能源和化工原料,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势必影响国内相关产业发展,尤其是航空、石化等与原油息息相关的领域。
 
  资本影响不容忽视
 
  国际资本市场对未来国际原油和航运市场走向的影响同样不容忽视,因为无论何种类型的国际贸易最终都需以货币形式进行结算。
 
  从目前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来看,美联储加息政策、欧元在全球的信任危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以及以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实体经济领域流通货币的缺乏。未来以石油和航运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如不在短时间内取得实质性的增长,就可能长期面临“钱荒”的尴尬局面,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油价和运价上涨依然相当乏力。
 
  国际贸易市场上的“去美元化”也是分析未来国际油价和航运走势过程中一个值得重点关注的问题。从目前国际航运市场的格局来看,欧元区国家所占的市场份额远超北美。与此同时,欧洲国家对能源进口方面的需求也高于北美,未来欧元区国家与世界各国的贸易采用欧元结算的可能性依旧存在。目前世界经济引擎的东移也在影响未来国际贸易清算体系的格局。
 
  近年来中国政府推行的“人民币国际化”以及“一带一路”战略,对于未来亚洲地区贸易清算体系的影响不可低估。去年年底,产油大国俄罗斯就曾暗示希望与中国的所有能源贸易都采用人民币进行清算,地处中亚地区的上合组织国家也曾提出过类似的需求。这些因素都将使得未来的国际贸易清算体系更为复杂,市场变化也将变得更加难以预测。
 
  尽管未来油价的上涨对于航运企业而言并不是好事,然而其缓慢增长的特点将给航运业留出足够的调整时间。未来拥有大批低能耗船型和完备的能效管理制度的企业无疑将更具竞争力,国际航运业的格局也可能发生针对性的转变。